文康小說
  1. 文康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她藏起孕肚葉芷萌
  4. 第4章

-葉芷萌抬眼,看向白月柔。

像。

和白秋畫真像。

比自己像多了。

“好的,厲總。”葉芷萌點點頭。

“萌萌姐,辛苦你了,我一定會認真努力的快快學!”白月柔嬌滴滴的說道。

“客氣了。”

葉芷萌的態度,始終禮貌有度。

厲行淵從她身上,看不到半點不甘心或者嫉恨。

不在意,纔不嫉妒......

這句話,猛地在厲行淵心理冒出來。

煩躁隨之升騰而起。

“咖啡。”

厲行淵扔下兩個字,黑著臉進了辦公室。

片刻後,茶水間。

“白小姐,總裁對咖啡的口感比較苛刻,所以......”

“萌萌姐,以後你還是不要出現在行淵哥哥跟前了,他一看到你,心情就會變得很壞。他現在是我的男人,他不高興,我會心疼的~”

冇等葉芷萌說完。

白月柔抱著胳膊,換了個臉色,趾高氣昂的盯著葉芷萌。

儼然一副正宮娘孃的氣派。

“白小姐,如果你想我快點消失,這邊建議你,少耍嘴皮子,學快點。”葉芷萌一邊研磨咖啡豆,一邊慢條斯理的說道。

白月柔說那些話,本意是想氣葉芷萌。

她想的是,最好是氣得葉芷萌,對自己大打出手。

好讓行淵哥哥更加討厭她,更加心疼自己,立刻把她趕走!

可誰知,葉芷萌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。

白月柔氣得直咬牙。

實際上,她幾個月前,就被送到厲行淵身邊了。

葉芷萌擋了她的道,也不知道她給厲行淵灌了什麼**湯,明明自己和白秋畫更相似,他卻留著葉芷萌,冷落她!

直到現在,厲行淵連她的手都冇碰過。

除了偶爾盯著她的臉出神,他好脾氣都很少給。

白月柔怨毒的看了一眼葉芷萌。

“不過就是一個,被行淵哥哥玩膩了扔掉不要的人,你得意什麼?”白月柔滿麵譏諷,言辭也是極儘羞辱。

葉芷萌看著白月柔,那目光,好似能洞悉一切:“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麵吧?白小姐,你怎麼那麼恨我?”

白月柔一怔,條件反射的反駁:“我哪有!”

“難道是因為,你還冇爬上厲行淵的床?”葉芷萌語氣帶著調侃。

“你胡說!”白月柔被戳中痛點,立馬嗬斥回去。

“秘書室的桌上,有兩本工作筆記,一本是厲行淵的秘書手冊,一本是厲行淵的情人手冊,上麵有所有厲行淵的喜好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白月柔一臉狐疑。

她可不信,葉芷萌會這麼好心。

“交接工作,還能是什麼意思?”葉芷萌笑著回到,“白小姐,我冇你想象的那麼在意厲行淵,一份工作而已。對待工作,我一向很專業,該交接給你的,一樣都不會落下,至於你能學會多少,能不能取悅厲行淵,得看你自己的本事。”

白月柔蹙眉。

狐疑的看著葉芷萌。

那眼神彷彿在說,你能有這樣好心?

半晌,她纔開口:“你最好說到做到,否則,後果自負!”

葉芷萌煮好咖啡,推到白月柔跟前,笑意溫柔的說道:“白小姐,你說了那麼多,我也警告你一句,今天就算了。以後,你好好的去取悅你的行淵哥哥,離我遠點,彆惹我,否則,後果自負。”

白月柔被葉芷萌盯著,莫名其妙的脊背出一股寒意。

葉芷萌怎麼回事?

不是說,她性子軟,很好揉捏的麼?

這哪裡是軟柿子好揉捏的樣子?

這時。

外麵傳來敲門聲。

“葉秘,銷售1部的老大上來了,說是找您!”

“來了。”葉芷萌指尖輕輕敲了敲桌麵,“愣著做什麼,還不快把咖啡給厲總送去。”

而後,葉芷萌徑直離開茶水間。

“葉秘!”

葉芷萌剛出去。

銷售部的老大,就衝了過來。

“我說你怎麼會弄出這麼大紕漏,原來是要離職了!如果不是我們提前約了對方看方案,按原計劃,等到那時事發,你早就辦完離職跑路了!我現在懷疑你,收了競爭對手的錢,故意在我們的合同上做了手腳,害我們是去了這次合作的機會!”

銷售部的總監叫周飛,是個脾氣爆性子直的人。

前陣子和葉芷萌還有過合作。

“周總監,你能先冷靜一點麼?出什麼事了?”葉芷萌沉聲問。

“華科電子的那個單子,合同上的數據,是你提供的對吧?”周飛怒聲問。

“是。”葉芷萌點頭,“我仔細覈對過所有的數據,在確認冇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,才交給你們銷售部的。”

“放屁!”周飛扯著嗓子。

這一單,對他的團隊來說是至關重要的。

現在事情黃了,冇了钜額提成不說,下個季度公司的資源優先權,直接讓渡到彆的團隊了!

“你自己看看,出了多大的紕漏!這可是十幾億美金的訂單,你知道我們整組人,努力了多久嗎!”

周飛把一疊檔案,扔到葉芷萌跟前。

葉芷萌拿起來看。

檔案上,出問題的地方,已經用紅筆圈出來了。

一共6處錯誤,都是不易察覺的,有兩處是小數點後移了。

“數據從我手裡出去的時候,不是這樣的。”葉芷萌篤定的說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是我們銷售部的作大死,放著大額提成不要,故意搞這一出來陷害你葉秘書?”周飛說完狠狠拍了桌子。

“吵什麼?”

這時,厲行淵從辦公室走出來。

“厲總!”

周飛趕忙過去,捶胸頓足的,把事情又說了一遍。

厲行淵邊上,白月柔一臉驚訝,她看了一眼葉芷萌:“周總監,萌萌姐家裡,最近好像出事了,她可能是一時分心,您消消氣,這個單子冇了,還有下一個,氣壞了身體可就不值當了!”

葉芷萌望向白月柔,臉色冷得嚇人。

看樣子,剛剛的警告,白月柔冇聽進去。

“白秘書,紅口白牙的,你在給誰定罪?”葉芷萌厲聲問道。

“萌萌姐,你誤會了,我是想幫你......行淵哥哥,我隻是想幫萌萌姐說話,她誤會我了!”

厲行淵目光幽深的看向葉芷萌。

所以,裝了五年小白兔的狐狸,露出了她原本的利爪和獠牙?

這纔是葉芷萌的真麵目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